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1月新增信贷107万亿创三年新高数据解读

2019-01-12 14:28:22

1月新增信贷1.07万亿创三年新高 数据解读

2013年1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5.4%,增幅比上月末提高0.4个百分点;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7万亿元,分别较上月和去年同期多增6157和3340亿元,市场分析人士对此进行解读。

===本文导读===

1月货币信贷增长加快 融资总量大幅上升

1月新增信贷创三年新高 年初突击贷款效应凸显

单月新增贷款再次破万亿元 全年有望超9万亿

今年流动性将前松后紧 四大行信贷年初井喷

1月货币信贷增长加快 融资总量大幅上升

2013年1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5.4%,增幅比上月末提高0.4个百分点;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07万亿元,分别较上月和去年同期多增6157和3340亿元。贷款明显多增一是经济增长温和回升背景下,实体经济信贷需求稳步增长;二是年初一般是信贷需求旺季,银行也倾向于在年初加大信贷投放,以较早获取收益;三是去年末贷款增加不多,部分项目因而会推迟到今年初,这也有利于信贷投放增加;四是当月存款大幅增加,存款情况明显好于去年同期。

当月贷款结构有显著改观。对公中长期贷款大幅增加了3098亿元,一改之前的持续负增长状态;短期贷款增2935亿元,比上月少增了1551亿元;票据融资继续下降,当月减335亿元。这一结构变化表明基础设施投资可能正在加快、经济正逐步向好,实体经济信贷需求也在平稳增长。受房市持续回暖、住房成交量有所回升的带动,当月住户中长期贷款增加2683亿元,较上月多增加了1711亿元。

与之前存款在季初冲高回落不同,当月人民币存款大幅增加了1.11万亿元。从结构来看,住户存款增加7499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1179亿元。企业存款增幅明显低于住户储蓄存款。存款大幅增加可能与外汇占款增加有关,也可能有企业提前发放奖金、从而导致储蓄存款大幅增加,年底扶贫、社会救助资金下放或也是重要原因。

受存款大幅增加的影响,1月M2同比增长15.9%,较上月末显著提升了2.1个百分点。存款大幅增加加之股市继续向好、企业经营活力也有所恢复,当月M1增长15.3%,较上月大幅提高8.8个百分点。

1月社会融资总规模2.54万亿元,同比大幅上升1.56万亿元。从结构看,人民币贷款、外币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承兑汇票同比均有显著增多。表明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进一步增强。

未来信贷运行展望:受年初因素消失的影响,加之春节假期因素,预计2月新增贷款会有所回落。全年来看,综合经济增速小幅回升背景下实体经济信贷需求平稳增长,货币政策保持稳健条件下银行保持一定信贷供应能力,预计全年信贷投放适度增加,维持全年新增贷款在.5万亿左右、余额增速有所回落的判断。

货币政策展望:

1月官方PMI未见明显回升主要是季节性原因,未来经济温和复苏的势头并未改变。1月物价同比涨幅有所回落也主要是去年同期的高基数,未来上行的趋势基本可以确立。为保证节日期间的资金需求,节前央行加大了逆回购力度,但这不意味政策即将放松。未来货币政策仍会保持稳健,实际操作趋于中性。

近日央行宣布启用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Short-term Liquidity Operations, SLO)。与常规公开市场操作相比,SLO期限短,操作灵活,一般在公开市场常规操作的间歇期使用。我们认为,SLO主要起到熨平短期资金供求和利率骤然波动的作用,有助于完善公开市场流动性调节工具体系,可以增强当局对短期利率的调控能力,并为利率市场化条件下基准利率构建和货币政策调控从数量型为主向价格型为主转变创造条件。

近日央行发布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进一步表明,未来将更为倚重公开市场操作来调节流动性,以增强灵活应变和相机抉择的能力,利率和准备金率的使用则较为谨慎

1月新增信贷107万亿创三年新高数据解读

。而在贷款利率已经趋于下行、物价重新上行的复杂局面下,加之出于对中外利差过大加剧资本流入的担心,基准利率保持稳定的可能性较大。准备金率方面,新增外汇占款有所回升降低了准备金率下调的必要性,但仍不能完全排除在上半年信贷需求较大时小幅下调的可能,之后则保持稳定。(交通银行)

1月新增信贷创三年新高 年初突击贷款效应凸显

央行昨日发布数据显示,2013年1月份我国新增信贷1.07万亿元,同比多增3340亿元,创下自2009年1月份以来三年来的新高。当时,单月新增信贷规模达1.39万亿元。

年初突击贷款效应凸显。而在此前的2012年12月份,我国新增信贷仅为4543亿元,创下2009年12月份以来的新低。

虽然主要受季节性因素的影响,但中长期贷款新增5781亿元,占新增贷款总量的54%,较去年平均水平显著提高,这预示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开始回升。

“政府和企业的融资需求可能在去年底受到了一些压缩,加上经济正处于回升轨道中,因此1月份的新增贷款超过了1万亿元,基本符合预期。”一位券商宏观分析师指出。

同时,今年1月份M2同比增速为15.9%,分别较上年末和上年同期高2.1个和3.5个百分点,且远超此前平均14%的市场预期,这表明当前货币政策环境相对宽松,市场对未来流动性预期乐观。

一季度是银行新增信贷投放最活跃的时期,一般要占全年的三分之一,而同样受季节性因素影响,2月贷款会明显回落。商报注意到,目前市场上普遍预计,2月份新增信贷的规模在7000亿元-8000亿元。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如果2月新增信贷不能按预期回落,则表明跨境资金流入再次对货币政策造成干扰,不排除央行变逆回购为正回购操作,甚至重启央票发行的可能。

在新增信贷创三年新高同时,今年1月份我国社会融资规模更是创出该数据发布以来的新高。央行数据显示,1月份我国社会融资规模为2.54万亿元,同比增加1.56万亿元,环比也增加9100亿元。

“社会融资规模远超预期,此前预计今年社会融资规模在17万亿人民币水平,一季度大约在5万亿,没想到1月份就占了一半。”国元证券宏观分析师杜征征表示,“这充分说明当前融资需求旺盛,不过脱离银行存贷体系的资金活动规模这么大肯定将受到监管层注意,未来影子银行治理力度可能有所加大。”

还有分析人士指出,尽管目前通胀的绝对水平还偏低,但势头已经凸现出来了。“央行肯定会有些动,首先会控制信贷投放,如果通胀起来的话,央行再和银监会一起出台一些措施,遏制融资快速增长的势头。”(上海商报)

单月新增贷款再次破万亿元 全年有望超9万亿

符合市场的广泛预期,1月份我国新增人民币贷款达1.07万亿元,再次突破万亿元大关。中国人民银行昨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我国新增人民币贷款1.07万亿元,同比多增3000多亿元。

这是人民币贷款时隔10个月后再次突破万亿元大关,上次人民币单月新增贷款突破1万亿元是在2012年3月,当月新增贷款达到1.01万亿元。

分析人士认为,新增贷款再次突破万亿元,与年初信贷需求旺盛密切相关,全年信贷投放量有望超过去年水平。

市场预计,受年初因素消失的影响,加之春节假期因素,预计2月份新增贷款将有所回落。考虑到经济增速小幅回升、实体经济信贷需求平稳增长,今年全年信贷投放将保持适度增加,全年新增贷款量有望超过9万亿元。(晨报)

今年流动性将前松后紧 四大行信贷年初井喷

一边是新投资计划推动的信贷需求,一边是流动性激增可能带来的通胀压力,2013年中国所处的复杂经济环境,令央行的货币政策显得迷雾重重。

6日,央行公布《2012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下称《报告》),其中明确表示今年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信贷以及社会融资规模的平稳适度增长。但《报告》同时强调,经济回升和需求扩张可能会较快向CPI传导,加上全球超宽松的货币环境还会持续较长时间,宏观调控需要“始终强调防范通胀风险”。

“央行的货币政策施展空间还是比较狭窄。”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斌接受经济导报采访时表示,受输入型通胀压力影响,央行对今年信贷投放控制不能过度宽松,然而,经济增长还需要银行信贷投放的支持,所以今年货币政策或呈现“前松后紧”态势,“前面松是为了保证经济增速,后面紧是要控制流动性溢出风险,并促使银行信贷结构调整。”

四大行信贷投放井喷

虽然央行和银监会等金融监管部门至今仍未明确今年的信贷规模以及增速目标,不过,从银行等金融机构反馈的信息中,或可以略微看到全年的信贷投放趋势。

导报注意到,与去年年初的信贷规模增速相比,今年前两个月的银行信贷投放可谓出现鲜明反转。有统计数据显示,工农中建四大行1月新增贷款投放约为3708亿元,尽管月底信贷投放力度减弱,但当月信贷投放仍大幅高于去年同期的3200亿元。随即,2月前3天,这一信贷增长态势再度出现,四大行信贷投放逼近2000亿元左右,呈井喷之势。

“如果不是监管层要求控制信贷增速,放的会更多。”7日,某国有银行山东分行的客户经理张建告诉导报,据他了解,有几家银行客户经理的贷款业务的审批,被从1月份拖至2月份才进行,原因就在于银行信贷增速超过预期,监管层担心风险增加,1月下旬下发了“限贷通知”。

韩斌认为,之所以出现银行信贷增速同比大幅增加的情况,主要是因为国内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以及海外经济复苏增加了企业信心。同时,随着城镇化等概念的提出,各地投资计划纷纷出炉,企业参与积极性较高,带动了信贷需求增长。

《报告》也显示,今年推动内需增长的积极因素正在增多,各地发展热情较高,“在城镇化、信息化、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中,投资需求仍比较旺盛,基础设施、产业升级以及技术改造等投资领域比较多。”

各金融机构对今年的信贷市场也较为乐观。导报从四大国有银行了解到,今年其新增信贷预计近3万亿元,同比增速为10%到12%,略快于去年。

交通银行金研中心在其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中预测,今年市场流动性将总体宽松,“预计新增信贷会达9万亿-9.5万亿元,全年社会融资规模将达16.5万亿-17.5万亿元。”

前松后紧脉络明晰

虽然金融机构看好信贷需求,但央行今年的货币政策恐不会让其全面释放。接受导报采访的专家认为,过快的信贷投放,除了会导致资产泡沫放大,也会给当前的物价调控带来较大难度。

“日本、美国、欧洲近期都推出了量化宽松式的刺激政策,这无疑给全球经济带来了更多流动性。”韩斌表示,流动性泛滥必然会推高大宗商品价格,进而给中国带来输入型通胀压力,使中国本土的流动性释放受到抑制。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国内物价上涨压力依然存在。《报告》显示,多种原因可能推高今年的物价水平,如随着劳动年龄人口增长逐步趋缓,那些劳动相对密集且可贸易难度较大的农产品和服务的价格,可能会经历一个趋势性上升过程。

导报比较发现,央行在去年三季度的报告中对物价调控的表述为“管理通胀预期”,但在此次《报告》中,其表述上升为“控通胀”,并强调金融宏观调控要始终关注防范通胀风险。这显示出管理层对物价上涨的关注度有所提高。

正是考虑到上述因素,多名接受导报采访的专家均认为,央行的货币政策今年将保持“前松后紧”态势。“从目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看,虽然复苏已经确定,但力度依然比较脆弱,因此货币政策需要偏松;到了下半年,通胀压力将较上半年加大,货币政策将倾向于偏紧。”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王常龄说。

推动信贷结构调整

当然,随着《报告》对今年货币政策继续稳奖的定调,利率、存款准备金率等政策细节的实施可能也成为各方猜测的焦点。

对此,王常龄表示,从现行情况看,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更加灵活、多样,对市场的调控不仅仅单纯局限于利率或存款准备金率调整。“短期来说,央行逆回购释放流动性依然是主要手段;如果外汇占款长期不能回升,则需要下调存准率来进行对冲,以保证市场资金供给,这种情况上半年出现的可能性较高。”

韩斌则认为,今年央行再度推进利率市朝的可能性较大。“在市场资金面充裕的情况下,进一步放开存贷款利率浮动空间,有益于金融资源配给,达到更好的调控效果。”

导报注意到,《报告》也明确,今年将加快培育市躇准利率体系,引导金融机构增强风险定价能力,强化价格型传导和调控机制,促进经济金融协调发展。

同时,韩斌表示,国家也可借此推动银行信贷结构调整。“现在的投资大多还是国有企业带动,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不足。如果下半年经济形势稳定,利率市朝推进以及信贷总量控制,都可以令银行信贷资源从较低经济附加值的企业转向新兴产业,释放出更大的经济效益。”

“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依靠大量投资拉动,效率不高,这也是为何中国的M2(广义货币)规模位居全世界前列的原因。”王常龄认为,央行应该通过政策调控,改变对投资的过度依赖,借此促进金融领域全方位变革。(经济导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