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揭开驾照代扣分黑色利益链买卖仅需百余元

2018-09-29 10:12:43

揭开驾照代扣分黑色利益链:买卖仅需百余元

(新华视点)驾照分买卖,仅需百余元

--揭开驾照“代扣分”黑色利益链

新华重庆1月28日电( 韩振 赵宇飞)驾照分数可以买卖,而且一分只需要百余元;交通违规成了商品,有钱就可以肆意违规……近日调查发现,在这条“代扣分”黑色利益链下,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新交规,也有了可以钻的空子。

络交易“红火” 一分只要百余元

“卖分啦!支付宝[微博]交易,绝对安全,有意者私聊!”打开络,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广告”。在百度[微博]搜索里输入关键词“代扣分”,立即出现“专业快速代扣分、违章处理铲分”等结果。按照上留下的联系方式,与名为“驾驶执照扣分”的赵先生取得了联系。

“新交规实施后,驾照分数的需求更大了,价格也水涨船高了。”赵先生承诺说,“我只卖120元一分,绝对是行业最低价,要多少分有多少分。”

“怎么付钱、操作?”问道。“我先到车管所把消分的回执单给你,你拿到回执单之后再付钱,简单易行,一天搞定。”赵先生熟练地说。

在群查找里键入“代扣分”,立即出现了50余个符合条件的群。在一个名为“驾驶证买卖分”的群里,多名会员正在群里热火朝天地“谈交易”。

一位名为“时来运转”的业务员告诉,只要有了驾照上的姓名、证号、档案号,不需要驾照也能消分,但是里面要有熟人,否则会按规定办事。“不用驾照消分更加便宜,但没有熟人不行。”

调查发现,络上还存在规模庞大的卖分民,在出售自己没有用完的驾照分数,价格往往只有50元一分左右。

保安竟成业务员 “代扣分”大行其道

“代扣分”究竟如何操作?驾照扣分过程中难道就没有身份审查?为了弄清真相,来到重庆市公安局巴南分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支队的停车场上,往来办证的人络绎不绝,不时有办理汽车年审的中介跟行人搭讪。

看到路口有一名保安,便以“自己的驾照分数不够”,询问其“该怎么办”。只见这名保安先是审慎地扫了两眼,然后以神秘的语气回答说:“现在消分有点贵哦,一分两百块。”问能否便宜点,他随即悄悄打了个,说:“你们自己谈。”

约2分钟后,从服务大厅走出来一名戴眼镜的女士。她将拉到一边谈起业务来:“200元一分,价钱不能再少了,最近查得比较严,不好办。”此外,她还警觉地试探:“最近暗访的比较多,你不会是暗访的吧?”打消了疑虑后,她发给了一张名片,上面她的身份是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经理。

“你要的价格太高了,刚刚别人才卖100元一分,不会是要给保安介绍费吧?”声称价格太高,表示再看看。

几经攀谈,一名“代扣分”的王姓业务员表示可以试试。他刚从另外一地完成一单业务,现在又要帮人“消分”。只见他径自走到办理窗口,递上自己的驾照和顾客的行驶证,工作人员简单问了句“要消多少分”后,随即输入驾照信息,不久就打出了一份《处罚决定书》,上面写着王姓业务员的“违章事实”,以及扣分的处罚决定。

不到一个小时,王姓业务员就完成了一单“代扣分”业务。他说,自己这段时间很忙,每天都要跑四五个业务。其他几位表示能“代扣分”的业务员也表示,最近忙得很,并直言不讳地称“做这个挺赚钱”。

络交易“红火” 一分只要百余元

“卖分啦!支付宝交易,绝对安全,有意者私聊!”打开络,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广告”。在百度搜索里输入关键词“代扣分”,立即出现“专业快速代扣分、违章处理铲分”等结果。按照上留下的联系方式,与名为“驾驶执照扣分”的赵先生取得了联系。

“新交规实施后,驾照分数的需求更大了,价格也水涨船高了。”赵先生承诺说,“我只卖120元一分,绝对是行业最低价,要多少分有多少分。”

“怎么付钱、操作?”问道。“我先到车管所把消分的回执单给你,你拿到回执单之后再付钱,简单易行,一天搞定。”赵先生熟练地说。

在群查找里键入“代扣分”,立即出现了50余个符合条件的群。在一个名为“驾驶证买卖分”的群里,多名会员正在群里热火朝天地“谈交易”。

一位名为“时来运转”的业务员告诉,只要有了驾照上的姓名、证号、档案号,不需要驾照也能消分,但是里面要有熟人,否则会按规定办事。“不用驾照消分更加便宜,但没有熟人不行。”

调查发现,络上还存在规模庞大的卖分民,在出售自己没有用完的驾照分数,价格往往只有50元一分左右。

“分贩子”钻漏洞 监管空白如何补

今年1月1日《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开始执行,此规定被称为“史上最严交规”。但一些市民告诉,既然驾照分数可以买卖,交通违规对一些人来说就没有约束力。

重庆交管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驾照分数买卖”业务利用的是“非现场执法”对车不对人的漏洞。例如,电子眼拍照或违章车辆被贴罚单,都只能记下车牌号,不能按驾驶证号进行处罚,除非违章车辆司机被交警当场开了罚单,但这种情况毕竟是少数。

“每天发生的一般交通违法事件少则几百起,多则上千起,交警不可能逐一核实,这就使得驾照分数买卖有了市场。”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冒名顶替的代扣分行为是不合法的,违反了关于交通违法行为应该由驾驶者本人接受扣分处理的规定。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程德安表示,其他一些国家电子眼拍照作为交警的处罚依据时,除拍下车牌号,还须拍下驾驶员的容貌,只有同时具备这两张照片,才能据此进行处罚,可以避免交通违法处罚难落实到违章者的弊病。我国的电子眼拍照技术明显滞后。

重庆交通大学教授黄承锋表示,“史上最严交规”出台以来,“驾照分数买卖”逐渐演变为一种畸形“刚需”。要切断这条黑色利益链,一方面要加强内部监管,对违规消分的行为进行纠正,另一方面建立买卖驾照分数“黑名单”制度

揭开驾照代扣分黑色利益链买卖仅需百余元

,对“分贩子”及卖分的驾照持有人加强监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